谷悠

岂能尽如心意,但求无愧我心。热爱码字。

列表好多好看的字体耶。。我也想拥有。。。随便写写,呜,渣渣。 @沈絮青

【对面的小哥哥也看过来】

       第七章

 云城附近的山崖下找到了两具尸体。

  看见一具尸体腰间别一把匕首,那匕首曾深深扎进青楼的桌中,少女瞬间红了眼眶。

  你怎么那么为我着想,为什么总替我出手呢,你不知道我要你等我吗?

  她背起他,像最初一样。

  “端木琅,日曝三日,挫骨扬灰。”

  云城百姓都说他们的女战神,无情无欲,顾城主下葬那日不曾流一滴泪。

  那女子哭得声嘶力竭的狼狈,只有阿淳知道。

  嘉历十年,曲凌逍夺回十城,当世武将世家有人赞她,进退有度,运筹帷幄,有大帅之风。

  那年中秋,她祭了酒,与阿淳对饮,苍凉眼眸冷清,“你说,我守这边关一生,长铭会等我的吧。”等我去那黄泉碧落,一起过那奈何桥。

【对面的小姐姐看过来】

  第六章

     弹指一挥间,三个月的时间便在眼前了。



  明日顾长铭便要离去,曲凌逍心里空空荡荡,一面安慰自己这样也好,不会产生些别的想法。



  那口锅终究还是被买了下来,顾长铭一直嘟囔着要给她下厨,曲凌逍想,便随他去吧,也算相识一场。



  傍晚楸树被斜阳拖出长长的影子,绿色在跳跃, 竟也流光溢彩。



  石桌上摆满了菜肴,叫人食指大动,“不过,顾长铭,你一个世家公子怎么学会下厨呀?”曲凌逍摆好酒,准备大快朵颐,“小酌宜情,只能喝一坛哦。明日你的公务可不少呢。”



  “我觉着下厨也是件有意思的事,母亲想吃我便去学着做了。不过经常被阿淳他们笑话没出息。”顾长铭洗了手,坐下。



  曲凌逍瞪一眼阿淳,“阿淳,你这可不对哦,幸亏顾长铭没放弃,不然我就吃不上这一桌子饭菜了。”说罢,还装模作样叹了口气。



  “这——”阿淳不好意思地笑笑。



  “来吧,一起干,这桌饭菜都要吃完哦。不准剩,别辜负了顾少爷的好意。”曲凌逍一勾手指。



  三人笑着吃完了饭,曲凌逍往后一靠,撑着鼓鼓的肚子,便笑着说:“顾长铭,粮草我拨了,你请我盛宴,我总不好让你们打仗还空着肚子。”



  “那你就不打算回云城么?”阿淳心急地脱口而出,说罢捂了嘴。



  “不了,谢谢好意,但我所认定的并没有变。”曲凌逍站起身来,收拾起残局,“你们早些睡吧,明日赶路会很累的。”



  顾长铭也站起来,“我和你一起收的。”



  “阿淳,退下吧。”



  阿淳领命后便融入了夜。



  “你说保家卫国是为了皇族,可我不尽然。若是为了赫赫战功,令家也不会世世代代留在云城。非我族类必诛之,他们是知道,一旦苍国入了云城,动乱便起,百姓便流离。来这里他们是守一方太平。”



  “逍逍,在这一方守残年,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怎么会呢,若不是因为在这里可以零落听到云城的消息,她怎么愿守在这小小铁匠铺中困于一方。



  曲凌逍几乎要动摇了,消理完残局,顾长铭上前,“逍逍,晚安。”他挽起曲凌逍的一缕乱发,又走到石桌前摆开一局棋。



  曲凌逍亦步亦趋,打开房门,又终于回头,“长铭,早些睡。”



  歇下后,曲凌逍久久不能入眠,直到隐约看到一身影挺立,撒下什么。她闻闻,似乎是安神香的味道。



  她忽然想到,噩梦,她已许久不做。一滴泪划过,她想,该有一个新的开始了。



  第二日,顾长铭看着拂晓的院落,楸树影影绰绰,曲凌逍大概还未起身,他勾笑对阿淳说,“别打搅她了,我们先走吧。”



  “公子不——”



  “不了,她已经是放在我心尖尖上的姑娘,她乐意的事我都支持。”说着打开院门,又小心翼翼地阖上门。



  “情话说的挺好”,吹个长哨,一旁半倚着墙的姑娘着红衣劲装,神采飞扬,“这辈子都说给我听吧。”



  说罢翻身上马,背把大刀,倒威风凛凛。



  顾长铭朗声,“我们走。”也并马齐驱。



  三人以最快的速度赶路,几乎脚不沾地,但该来的却已经来了。



  黑云压城,大军开拨,烟瘴起,千里沙场作帷幕,领头之人雄姿英发,原来是苍国端木琅。



  听那人声鼎沸,曲凌逍便轻点脚尖驾轻功上城池,顾长铭也动作很快,“备军”。



  曲凌逍登上城池,便布了三排弓箭手,参军识得曲凌逍,于士兵们莫敢不从。



  许是瞥见了城楼上的红衣姑娘,端木琅持剑指向城门,“云城城主缺守,今日我军必踏碎云城。”



  曲凌逍便下令放箭,运起内力,一字一顿,吐字清晰,“端木琅,你放屁。”



  说罢,城门豁然打开,将军银袍耀眼,队伍一字摆开,顾长铭配合得天衣无缝。



  见此气势,敌军的气焰便消了几分,但却也认真了起来。



  两军对峙,注定是一场劲战。



  箭雨纷纷,随着顾长铭率先上前与端木琅缠斗,两军交织,气势更加磅礴。弓箭手停了下来,怕误伤了自己的兄弟。



  曲凌逍奔下城池驾了一快马,参军急追上去,“将军——”



  “我去调粮!你回去备帐。”



  跑到城西自己的钱庄,她喊来掌柜,“粮草都运过来了吗?兵器呢?”



  “都在庄里了。”



  “现在运到城门口,就说朝廷运来的。”曲凌逍疾步跑进庄内,“肖帮那个老狗呢?”



  “也在这儿,不知——”



  “庵了,放肖帮消息,我要吞了肖帮,识相送兵器过来。”女子开始过目查粮,大致妥当后又换匹马往回赶。



  到城门时,阿淳远远地迎了上前,“曲姑娘。”



  瞥见阿淳身上的伤,曲凌逍担心道:“不必在此了,你先疗伤退下吧。”



  阿淳倒不在意地摇摇头,“我就是轻伤,将军令我把城主令送来好方便你调派。”



  “城内也没什么好调派的,他真是,我上城看看情况。”曲凌逍用袖子一抹脸上薄汗,拿过城主令,又登上城。



  大军之中那个银色的身影时而吞没,时而跃起,曲凌逍看着那个身影,渐渐地竟安心了下来。



  对于顾长铭来说,这仗并不是他最难的一场,但敌将却是端木琅,诡计皇子。在敌军撤退时,顾长铭止了前进的军队,撤回。



  回到云城,远远地那营帐前的女子便小跑了过来。



  女子终于停下站到面前,剑眉蹙起,小心问:“你有伤哪儿吗?我看看。”



  “没有,没有,”顾长铭将她揽入怀中,低吻下额头。曲凌逍抬头,鼓起勇气吻了上去。



  许久二人放开,曲凌逍很自然牵过顾长铭的手,“战事匆忙,打了胜仗不容易,我温了酒,暖暖胃。”



  “好。 ”



  姑娘也曾一身峥嵘,却亦愿为他绕指柔肠。


【也莫得遮掩】点亮红心!!!

     第四章

日子便过去着,不知何时起顾长铭和曲凌逍关系已近了许多。

  曲凌逍并未觉得,自己的生活变了轨道。只是隐约觉得这个人很好,谁都替代不了。

  阿淳想起昨日公子在书桌前对着地图笑得一脸缱倦,便觉得有些悚然。抱着棋盘上前,阿淳轻轻放下,准备退下。

  “阿淳,你家公子在不?”

  传来清冷的女声,带着几分上扬的情愫。阿淳觉着,曲姑娘倒和自家不着调的公子很般配,但云城的副将军应该有些着急了。

  “我觉得这围困之势还应从天元来解。你觉得呢?”曲凌逍推门而入。

  “嗯,逍逍很聪明嘛。”

  “你他妈——” 曲凌逍一拍桌子,“哄小孩儿呢。”

  “最近城东的一家酒肆开张,里面的梨花酿倒是不错。”

  一句话戳中了曲凌逍的死穴。

  顾长铭发现曲凌逍嗜酒,几乎是无酒不欢,一个女孩子家家也不知怎地养成了这样的爱好。

  “那你带我去呗。”女子精巧五官,一双明眸摄人心魄。

  “好。”他朗声道。

  城东的市上多是叫卖声,但在各个小摊上停留的却是顾长铭,曲凌逍一边拿着东西一边揪着顾长铭,可却被拉得走走停停。

  “顾长铭,你能不能别像个活了二十年还没见过世面的二傻子一样啥都稀罕啥都买?” 一脸嫌弃的曲凌逍很不耐烦。

  “我觉得逍逍院子里太空落,而逍逍值得世上所有好的东西。”

  “少扯,你买这锅干嘛?”

  “自然是让你尝尝我厨艺。”

  曲凌逍翻了个白眼,提气将他扯离摊子,“酒坊在哪儿?不去我回了。”

  “别,就去就去。”顾长铭作个揖,“请。”

  入目的却是一家青楼,曲凌逍恨恨地磨牙,眯着眼靠近顾长铭,“好嘛,顾大人,这是昏了头找妓子笙歌,误以为进了酒坊啊。”

  “一万两,你的起居费用我觉得这个数很值,今天搬进城西钱庄,否则你就可以滚了。” 曲凌逍愤愤道,却不知在别人眼里能看出她对顾长铭的在乎。

  顾长铭忽地上前,二人之间距离暧昧,曲凌逍的耳朵红了。瞥见那红,顾长铭眯眯笑道,“这可是肖帮的据点,里面不光是青楼,赌场,还有酒肆,挣钱的很。逍逍不准备去看看?”

  “既然赚钱,那我当然要瞧瞧里面究竟怎么摆设的。走!”曲凌逍拉开一步,一挥袖子,豪情万丈地走了进去。

  看着两人的距离,心中有些空落落,不过那姑娘走得飞快近似逃跑,顾长铭又轻笑出声,“傻丫头。”

  第一层居然是赌场,不过想想男人总是先提起兴致后做事,这样盈利也高。

  曲凌逍倒也自如,拿起赌码就往上放,“你身上还有银子没?借借。”

  “不怕输?”

  “有我在呢,怎么会输?”曲凌逍一挑眉。

  “输了也没关系,你尽兴就好。”顾长铭解下腰间香囊,递了过去。

  那做庄的人手翻得飞快,但却次次被曲凌逍猜中大小。

  “好没意思,但不输点,估计咱俩走不了。” 摸着下巴颏的曲凌逍一脸高深。

  “没事,有我在呢。那庄家打不过咱俩。”顾长铭挑破了曲凌逍话中的意思。

  “呦,倒是个道上混的,但得饶人处且饶人,人家也不容易,稍微让让,你一个云城城主不缺这点银子吧。”说起“云城城主”四个字压低了声音。

  知晓曲凌逍想替自己隐藏身份的意思,顾长铭笑笑,这个口直心软的姑娘。
   两人低声耳语,殊不知一旁的一个下人匆匆上了楼。

  虽说又稍稍输了些银子,但总体上曲凌逍也赢了许多,庄家倒没怎在意,曲、顾二人轻易就上了二楼。
  二楼便有曲凌逍心心念念的酒了,叫上一桌饭菜,配上酒,曲凌逍兴致颇高。
  “逍逍,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逢吗?”
  “少套近乎,粮不借,快吃饭。”
  “我们第一次相遇可是在赌坊呢。”
   赌坊里人来人往,一个小小瘦削身影数着赌赢的钱笑的肆意,她咧开了嘴,像是得到什么了不得的宝贝。
  “嗯?”
  “我记得,当时你很开心地帮我掏银子。”

  你目的那么纯粹,一点一点让我下赌,输给你。可就是舍不得你的笑,还是一点一点让给你。
  “啥?你就是那个冤大头少爷啊,咋,想讨银子。”曲凌逍迅速捂住自己的钱袋。
  “哈哈,”看着曲凌逍亮晶晶的眸子,顾长铭豪爽地笑出声。
  “输给你银子,我很乐意。”
   后来一次又去,我说,母亲走了。

   你把赢的钱都推给了我。

  母亲走的那个夜里,只有你陪着我,对我说,“活的快活点,你还会遇到值得珍惜,爱你的人。”
  曲凌逍一放酒坛,“冤大头。”

  “你肆意张扬又内心善良,我从未见过像你这样纯粹的人,所以你不用在意别人的眼光,从前是,现在亦是。你自是一方风景。”
    她看过太多人,要荣华,要富贵,不择手段,步步为营。

  似乎只有顾长铭对她说这么一番话,那些世俗,不必在意。

  一旁喝了几坛酒的曲凌逍趴在酒坛子上,眯着眼笑出声,“我是庶女。母亲又早去,要不是我能干,我爹早把我给卖了。母亲说活一辈子不容易,努力活下去就够了,何必活成别人的样子。”

  “所以我后来混进了军队,被发现后承蒙令将军的收留,和他的养女一同长大。你呢?怎么也从军了?”

  “我啊,大概是顺其自然吧,大哥承了家我便受荐来军队了。”

  那世家里一个个张牙舞爪,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又岂有半分温情。
  “那你被坑挺惨的,不过没事,以后我便罩着你。”曲凌逍一挥手臂。
  不惨,遇见你即是上天给的运气。
  曲凌逍看着眼前好似一晃一晃的顾长铭,“哎呀,这梨花醉还真醉人的。”
  说罢晕了过去。顾长铭也软软倒了下去。
  “帮主,这应该是申帮的帮主曲凌逍。”一个扭着腰肢的老女人向一个三十多岁的精壮男子禀告。
  “呵,这死娘儿们还敢和我抢生意,”那男子瞥了曲凌逍一眼,又瞅瞅顾长铭,“不过这男的倒挺俊,把他送到我房里,那女的扔窑子里陪客。”

  “你敢!”一旁顾长铭忽地睁眼抽出长剑,“放开她,敢动她一下试试。”长剑指向男子。

  “哟,你试试,外面可都是我的人,不过——”男子轻笑几声,“小美人愿陪我一夜春宵,我便放了她。”
  顾长铭看看四周,似乎有几道黑影,垂眸感受下身体里的翻涌感,“可以。”

  那男子着令拖着曲凌逍扔出楼外,径直开始解扣子。

  “老狗。”一枚飞镖打向男子,区区几坛酒对曲凌逍来说算什么,发现醉时她已经知道中招了,便服了解毒丸,但倒底药不对症,故醒得迟了些。

  她迅速抽出匕首,“肖帮主,后会有期。”说罢,扯了顾长铭破窗而出,而那匕首深深地扎进了男子的桌中。

  待走远了些,顾长铭便瘫在了曲凌逍身上,“逍逍,我中了五石散。”说罢以示虚弱地眨眨眼,那睫毛长长,一下一下刷在曲凌逍心上。

  望着他安静的侧颜,曲凌逍竟觉得顾长铭很好看,大抵是她这辈子见过最好看的男人。

  “那你还答应他,你不怕被那有龙阳之癖的老东西——”她把顾长铭背了起来。

  “不怕,逍逍——”

  “嗯?”

  “我亦愿你安乐,但更想和你长长久久。”说罢合上眼假寐。

  而曲凌逍却有些慌乱,走的飞快,“那个,给你解毒丸,回去睡一觉。”

【莫得矜持】

      第三章

  日子竟也飞快地过着,十多日里,曲凌逍也慢慢慢习惯了院子中多出的东西——还有人。



  草丛杂生,蝉鸣便阵阵,星斗满天中,清凉的石桌前便响起“叮——叮”的落子声,以一种边塞汉子一样姿势下棋的,不是曲凌逍又是哪一个?另一旁端坐的却是随从阿淳。



  曲凌逍自小便是知人间疾苦的,与些仆人、士兵轻而易举就混得谈兄道弟 。



  一旁正把长枪舞得虎虎生威的顾长铭顿时心中不平衡起来。



  “逍逍,我棋下得比阿淳好多了,我来与你下如何?”



  便她不是赌场曾遇到过的女孩,但凭着他有求于曲凌逍,顾长铭觉得自己也应该死皮赖脸到底。



  “谁让你把我名字叫得那样难听?一边练你的长枪去,你个武痴怕不是个臭棋篓子吧。”翻个白眼,她知道,从一开始就拒绝总好过给希望最后又给失望。



  话音刚落,几道黑影便轻轻从身后落地。



  “小心——”顾长铭疾呼,又从武器架中抽一把长剑。



  曲凌逍的反应快得有些令顾长铭惊叹,她从绑腿边迅速抽出一把匕首,翻身躲过身后的长刀。



  又是黑影落下,院中黑影呈包围态势围起三人。为首一人持着佩刀,刀尖指向顾、曲二人。

  

曲凌逍颔首,双眼狠狠盯着为首之人那刀,紧握匕首的手带了几分颤抖。

  对方狭长的凤目轻轻一转,递眼神于四下。此刻顾长铭却先长剑一挥,斩掉两人,阿淳不知何时也拿起了长鞭。曲凌逍快速反应了过来,先发治人!

  匕首适合近身搏斗,但此情况匕首却受到了限制,曲凌逍禀着识时务者为俊杰的节操凑到了顾长铭身边辅助。一招一式间,黑衣人的数量逐渐减少。



  为首那人见时局不好,便退到了楸树下。曲凌逍一惊,夺过阿淳手中长鞭,递过匕首,“抱歉。”她径直将鞭子甩向那人,猝然间挨了一刀。



  “滚开,别脏了令将军的轮回路。”曲凌逍低吼道。



  端木琅一愣,“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她怎么会不记得呢,那把嵌着银月的刀自己艳羡许久,而挽绘满心欢喜,送给心上人。

  可那个女孩得不到结果,纵付深情也是错付。独留下那黄土白骨,一释平生情意。



  顾长铭将长剑一挑,逼得端木琅闪身躲过,端木琅倒眼睛一眯,“凌逍,令挽绘本来就是我苍国人。我没有做错什么,倒是你,与我走罢。”



  “逍逍,你猜我会在他身上捅几个窟窿?”



  曲凌逍回神,冷冷地道,“不用几个,一刀捅死就行。”



  “凌逍——”



  “逍逍!”



  长鞭一甩,几枚销魂钉又直直射过去。



  “走。”端木琅看一眼曲凌逍,眼神晦涩难明。黑影迅速消失,一贯丛生的杂草乱糟糟一团,石桌上棋子零落散乱,而曲凌逍抚着楸树,指尖不住颤抖。



  “逍逍,你受伤了。”顾长铭轻轻唤着,生怕打搅了这血性女子。



  “无妨。”话语刚出,而泪已落,“你说,挽绘一定很痛吧。她那么骄傲,不仅身上痛,心上更痛得鲜血淋漓。”



  “即是这样,逍逍不更该为她报仇吗?”顾长铭敛了神色,星眉朗目,落了一层风霜。



  “军机图是端木琅盗走的,但他勾结副将将一盆脏水倒在了挽绘身上。可她认了,因为她喜欢端木琅。平生骄傲,都变得狼狈。”



  “直到喝了上战场的酒,挽绘说给我听。她说,她是苍国人,可她想让云城百姓美满,想让我平安,她把所有都留给了养她的土地。”



  “但没有粮草,百姓的斥骂,心上人的背叛。害死她岂止是端木琅。”



  “这么多年,我早已明白。保家卫国,保的是谁的家,卫的是谁的国?百姓只要一个美满的家即好,至于属于大楚又或苍国又有什么干系?出生入死,不过白白为一个王朝的存活丢下性命。”



  曲凌逍负手而立,远望天空,似乎想起了那些遥远的岁月。



  阿淳将医药拿了近前,顾长铭扬声,“该包扎了,逍逍。站了许久,体力应不支了。”说罢,也便默默地走到石桌前收拾起棋子。



  曲凌逍看一眼顾长铭,露出手臂便包扎起来,毫不避讳。“姑娘——”,阿淳轻叹。



  “我不介意别人的眼光和看法,从前是,现在亦是。”她迅速包扎好,便走向了自己的屋子。



  屏退了阿淳,顾长铭手持黑子,玩味,棋局很僵呢。落子,大杀四方。



  已经入夜,他在曲凌逍门前点一小炉,撒了一把安神香。


【看下你看不了吃亏,送心你送不出遗憾】

      第二章

  明日的铁匠铺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少年无着华贵衣衫,就一身青袍,伴一位随从,自带一身清贵。



  “姑娘,在下想打一把匕首,不知掌柜的何在?”顾长铭觉得铁匠铺里的姑娘有几分眼熟。



  “我便是。说吧,谋杀、居用、防身,你用此匕首的目的。”



  曲凌逍面色冷淡,没有因顾长铭套近乎改色半分。



  “大约杀人用吧。”顾长铭挑了眉,几分好奇地细细打量开女子。



  少年时,他在赌场中看过一个肆意张扬的女孩冷冷地数着赢来的钱,生硬却不让人讨厌。他问她,数钱干嘛?女孩瞪一眼他,吃、穿、住、用,哪都用钱,自你来,我就输了几把了,你再看我,我便找人轰你了。



  后来他知道那个女孩是赌场老板的女儿,再见她已热心地帮他放赌码,他问她为何。她咧开嘴,笑得肆意,“因为我要赚你钱啊。”



  他自小富贵,身边围着形形色色谄媚之人,却无一人如她这般,热烈明艳,谄媚也不遮不掩。



  曲凌逍在顾长铭愣神时,已经开始向匕首中淬毒。顾长铭看着手法熟练的曲凌逍,展开自己携身的一把折扇,故作深沉:“竟未想到,申帮帮主会是位姑娘。”



  “原来公子不是来找我买匕首的,连真实意图都不说,真没诚意。”曲凌逍三言两语将顾长铭的套话挑开。“说吧,找我做什么单子?”



  “在下顾长铭,乃云城守城兼城主,想向曲帮主请一批粮草,事成顾某定会将申帮在云城的生意照顾好,云城往后买卖由顾某包办,定会让申帮主生意兴隆。”



  曲凌逍眼中晦涩难明,她该同意的,然后明正言顺地回到云城,手刃端木琅。可令挽绘最后说的话却啃啮着她的心。



  “申帮的本利虽小,可我也不敢拿众人的钱去做赌,参加政事更是赌上命的事儿。大人还是另寻能人做这生意吧。”



  顾长铭早知道此行非易事,便顺着她的话接下来,“既然申帮主做的是小生意,那申帮主在这附近可有产业,泽城风景这般好,在下想在这里住一段时间。”



  “你便在我这院子空下的那间房住下吧。仆从可以安排在隔间。不过银子你要给,最多只能住三个月。”



  她远望向院中楸树,三个月,刚好是顾长铭可以离开云城的最大时间限制。



   顾长铭便在这小院住下了,有些出乎自己意料的轻易,曲凌逍唯一的要求便是叫他们远离楸树,一步也不能靠近。



  

  给云城城主顾长铭起居的用品很快陆陆续续送来了。每天除了打铁便守在窗前望着楸树发呆的曲凌逍似乎寻到了些新乐趣,数数年少有为的顾大人运来的兵器,陆大人确实是个爱武之人呢。那些兵器,曲凌逍熟悉得像自己身体中一部分一样,每滴血都在喧嚣、翻涌。



  于是曲凌逍又开始做梦,梦中金戈铁马,沙场驰骋,她还是十六岁的年纪。她射箭,令挽绘便在一旁拉起弓,她的箭在空中刚划出,另一支箭便将它击下,在地上跌成两段,又稳又狠。令挽绘昂着头,冷冷地道,射箭可不是你这花架子一般的玩意儿,再来。



  她不服,便夜夜点了灯在帐中熟读兵法,虽起步略迟,可她天生的天赋还是令众人惊叹。但令挽绘还是冷冷地,她张扬朝挽绘一笑,又和众兄弟在篝火前喝酒猜拳玩闹。



  她还常梦到当时还叫宫琅的他,为自己作画,令挽绘看着,赌气似的转身就走,她追上去。挽绘的眸子很美,孤绝似星,她忧伤又略担忧地说,曲凌逍你莫要轻易爱上一个人。随后自己明媚又笃定道,宫琅会娶你,别瞎想。



  这时候她便会醒来,指尖掐进肉里,捂着闷闷的胸口,潮水般涌来的回忆让她止不住地难受。



  

  顾长铭要的东西终于四日后送完,行踪暴露,暗处的影子亦蠢蠢欲动。


【无耻如我】 求心心

          第一章

  火苗一跃一息,少将军的银袍在火光下流光溢彩,顾长铭看着云城的地图,遥遥出神,图上绘着的地势、地形详细完备,小字在右下角清晰可现,“凌”。



  “将军该歇息了。苍国那边没什么动静,粮草也完备,将军无须对手下败将如此费心。”



  “阿淳,战场上不靠一仗来定胜负,无论输赢都系着百姓的命,我初到云城,凭着敌军不熟悉,才占了胜算。不久,他们卷土重来呢? ”



  



  “如今烽烟四起,民不聊生,江山根基不稳,内乱动荡,云城小小边陲之地,朝廷怎么会为云城拨粮呢。未雨绸缪总会有些胜算。”顾长铭看着掀起帐帘而入的男子说。



  “可将军,三年前令将军战死云城。当初令家世代守着这一方土地,如今连令家都亡了,这也许是天意。云城守不住,朝廷不会怪罪将军的。”阿淳笑着,看着素日不太正经的顾长铭,“将军年少,有些事不要太固执。”



  “阿淳,我只知道,云城自古以来,便是大楚的山河。”顾长铭直视眼前少年,定定地说。



  “明日你随我出城去泽城,探子来报申帮帮主曲凌逍在那里,说服他为云城出一批粮草,这样云城才能真正安定下来。”



  曲凌逍觉得,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她建的帮派,绝不能缺钱。是故自己也算得上腰缠万贯,可依旧坚持在泽城的一家小铁匠铺里,接着一单又一单的生意。



  夜深了,高大楸树下曲径通幽,小小一方石桌上摆着两坛酒,等着如约而至的女子。



  曲凌逍抱起一坛酒,跷着二郎腿,仰头灌下,“听说云城的守将如今叫顾长铭,年少有为。真不公平,你说咱俩,不也算年少有为吗?怎么也没人夸我呢?”



  但对坐的石凳上空空,酒坛满满,无人赴约。她打开这坛酒,悉数洒到楸树下。


【山河绣】决定对我的文进行一些切割

           楔子

  又是一滴雨水顺着额角流下,含混着血色。她终于有了知觉,轻轻地睁开眼。眼前是一张放大的面容,女子神情安然,一如昨日。



  推开她,抹掉已随血水粘在脸上的墨发,第一眼看到的天空,阴冷。



  支起身体,残桓断壁间已没有尖叫,没有火光,阴冷的战甲、兵器映出森森寒意。拔断那女子身上多处的利箭,她珍重地背起女子。



  抬眼间,尸横遍地,满目疮痍。她背着女子,渐渐走远。


来瞅瞅,原创短篇哦【苏点在四,五章】

           山河绣         谷悠

          楔子

又是一滴雨水顺着额角流下,含混着血色。她终于有了知觉,轻轻地睁开眼。眼前是一张放大的面容,女子神情安然,一如昨日。
 推开她,抹掉已随血水粘在脸上的墨发,第一眼看到的天空,阴冷。
    支起身体,残桓断壁间已没有尖叫,没有火光,阴冷的战甲、兵器映出森森寒意。拔断那女子身上多处的利箭,她珍重地背起女子。
  抬眼间,尸横遍地,满目疮痍。她背着女子,渐渐走远。

第一章

  火苗一跃一息,少将军的银袍在火光下流光溢彩,顾长铭看着云城的地图,遥遥出神,图上绘着的地势、地形详细完备,小字在右下角清晰可现,“凌”。
  “将军该歇息了。苍国那边没什么动静,粮草也完备,将军无须对手下败将如此费心。”
  “阿淳,战场上不靠一仗来定胜负,无论输赢都系着百姓的命,我初到云城,凭着敌军不熟悉,才占了胜算。不久,他们卷土重来呢? ”

  “如今烽烟四起,民不聊生,江山根基不稳,内乱动荡,云城小小边陲之地,朝廷怎么会为云城拨粮呢。未雨绸缪总会有些胜算。”顾长铭看着掀起帐帘而入的男子说。

  “可将军,三年前令将军战死云城。当初令家世代守着这一方土地,如今连令家都亡了,这也许是天意。云城守不住,朝廷不会怪罪将军的。”阿淳笑着,看着素日不太正经的顾长铭,“将军年少,有些事不要太固执。”

  “阿淳,我只知道,云城自古以来,便是大楚的山河。”顾长铭直视眼前少年,定定地说。

  “明日你随我出城去泽城,探子来报申帮帮主曲凌逍在那里,说服他为云城出一批粮草,这样云城才能真正安定下来。”

  曲凌逍觉得,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她建的帮派,绝不能缺钱。是故自己也算得上腰缠万贯,可依旧坚持在泽城的一家小铁匠铺里,接着一单又一单的生意。

  夜深了,高大楸树下曲径通幽,小小一方石桌上摆着两坛酒,等着如约而至的女子。

  曲凌逍抱起一坛酒,跷着二郎腿,仰头灌下,“听说云城的守将如今叫顾长铭,年少有为。真不公平,你说咱俩,不也算年少有为吗?怎么也没人夸我呢?”

  但对坐的石凳上空空,酒坛满满,无人赴约。她打开这坛酒,悉数洒到楸树下。

        第二章

     明日的铁匠铺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少年无着华贵衣衫,就一身青袍,伴一位随从,自带一身清贵。

  “姑娘,在下想打一把匕首,不知掌柜的何在?”顾长铭觉得铁匠铺里的姑娘有几分眼熟。

  “我便是。说吧,谋杀、居用、防身,你用此匕首的目的。”

  曲凌逍面色冷淡,没有因顾长铭套近乎改色半分。

  “大约杀人用吧。”顾长铭挑了眉,几分好奇地细细打量开女子。

  少年时,他在赌场中看过一个肆意张扬的女孩冷冷地数着赢来的钱,生硬却不让人讨厌。他问她,数钱干嘛?女孩瞪一眼他,吃、穿、住、用,哪都用钱,自你来,我就输了几把了,你再看我,我便找人轰你了。

  后来他知道那个女孩是赌场老板的女儿,再见她已热心地帮他放赌码,他问她为何。她咧开嘴,笑得肆意,“因为我要赚你钱啊。”

  他自小富贵,身边围着形形色色谄媚之人,却无一人如她这般,热烈明艳,谄媚也不遮不掩。

  曲凌逍在顾长铭愣神时,已经开始向匕首中淬毒。顾长铭看着手法熟练的曲凌逍,展开自己携身的一把折扇,故作深沉:“竟未想到,申帮帮主会是位姑娘。”

  “原来公子不是来找我买匕首的,连真实意图都不说,真没诚意。”曲凌逍三言两语将顾长铭的套话挑开。“说吧,找我做什么单子?”

  “在下顾长铭,乃云城守城兼城主,想向曲帮主请一批粮草,事成顾某定会将申帮在云城的生意照顾好,云城往后买卖由顾某包办,定会让申帮主生意兴隆。”

  曲凌逍眼中晦涩难明,她该同意的,然后明正言顺地回到云城,手刃端木琅。可令挽绘最后说的话却啃啮着她的心。

  “申帮的本利虽小,可我也不敢拿众人的钱去做赌,参加政事更是赌上命的事儿。大人还是另寻能人做这生意吧。”

  顾长铭早知道此行非易事,便顺着她的话接下来,“既然申帮主做的是小生意,那申帮主在这附近可有产业,泽城风景这般好,在下想在这里住一段时间。”

  “你便在我这院子空下的那间房住下吧。仆从可以安排在隔间。不过银子你要给,最多只能住三个月。”

  她远望向院中楸树,三个月,刚好是顾长铭可以离开云城的最大时间限制。

   顾长铭便在这小院住下了,有些出乎自己意料的轻易,曲凌逍唯一的要求便是叫他们远离楸树,一步也不能靠近。

  给云城城主顾长铭起居的用品很快陆陆续续送来了。每天除了打铁便守在窗前望着楸树发呆的曲凌逍似乎寻到了些新乐趣,数数年少有为的顾大人运来的兵器,陆大人确实是个爱武之人呢。那些兵器,曲凌逍熟悉得像自己身体中一部分一样,每滴血都在喧嚣、翻涌。

  于是曲凌逍又开始做梦,梦中金戈铁马,沙场驰骋,她还是十六岁的年纪。她射箭,令挽绘便在一旁拉起弓,她的箭在空中刚划出,另一支箭便将它击下,在地上跌成两段,又稳又狠。令挽绘昂着头,冷冷地道,射箭可不是你这花架子一般的玩意儿,再来。

  她不服,便夜夜点了灯在帐中熟读兵法,虽起步略迟,可她天生的天赋还是令众人惊叹。但令挽绘还是冷冷地,她张扬朝挽绘一笑,又和众兄弟在篝火前喝酒猜拳玩闹。

  她还常梦到当时还叫宫琅的他,为自己作画,令挽绘看着,赌气似的转身就走,她追上去。挽绘的眸子很美,孤绝似星,她忧伤又略担忧地说,曲凌逍你莫要轻易爱上一个人。随后自己明媚又笃定道,宫琅会娶你,别瞎想。

  这时候她便会醒来,指尖掐进肉里,捂着闷闷的胸口,潮水般涌来的回忆让她止不住地难受。

   顾长铭要的东西终于四日后送完,行踪暴露,暗处的影子亦蠢蠢欲动。  

第三章

  日子竟也飞快地过着,十多日里,曲凌逍也慢慢慢习惯了院子中多出的东西——还有人。

  草丛杂生,蝉鸣便阵阵,星斗满天中,清凉的石桌前便响起“叮——叮”的落子声,以一种边塞汉子一样姿势下棋的,不是曲凌逍又是哪一个?另一旁端坐的却是随从阿淳。

  曲凌逍自小便是知人间疾苦的,与些仆人、士兵轻而易举就混得谈兄道弟 。

  一旁正把长枪舞得虎虎生威的顾长铭顿时心中不平衡起来。

  “逍逍,我棋下得比阿淳好多了,我来与你下如何?”

  便她不是赌场曾遇到过的女孩,但凭着他有求于曲凌逍,顾长铭觉得自己也应该死皮赖脸到底。

  “谁让你把我名字叫得那样难听?一边练你的长枪去,你个武痴怕不是个臭棋篓子吧。”翻个白眼,她知道,从一开始就拒绝总好过给希望最后又给失望。

  话音刚落,几道黑影便轻轻从身后落地。

  “小心——”顾长铭疾呼,又从武器架中抽一把长剑。

  曲凌逍的反应快得有些令顾长铭惊叹,她从绑腿边迅速抽出一把匕首,翻身躲过身后的长刀。

  又是黑影落下,院中黑影呈包围态势围起三人。为首一人持着佩刀,刀尖指向顾、曲二人。

    曲凌逍颔首,双眼狠狠盯着为首之人那刀,紧握匕首的手带了几分颤抖。

  对方狭长的凤目轻轻一转,递眼神于四下。此刻顾长铭却先长剑一挥,斩掉两人,阿淳不知何时也拿起了长鞭。曲凌逍快速反应了过来,先发治人!

  匕首适合近身搏斗,但此情况匕首却受到了限制,曲凌逍禀着识时务者为俊杰的节操凑到了顾长铭身边辅助。一招一式间,黑衣人的数量逐渐减少。

  为首那人见时局不好,便退到了楸树下。曲凌逍一惊,夺过阿淳手中长鞭,递过匕首,“抱歉。”她径直将鞭子甩向那人,猝然间挨了一刀。

  “滚开,别脏了令将军的轮回路。”曲凌逍低吼道。

  端木琅一愣,“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她怎么会不记得呢,那把嵌着银月的刀自己艳羡许久,而挽绘满心欢喜,送给心上人。

  可那个女孩得不到结果,纵付深情也是错付。独留下那黄土白骨,一释平生情意。

  顾长铭将长剑一挑,逼得端木琅闪身躲过,端木琅倒眼睛一眯,“凌逍,令挽绘本来就是我苍国人。我没有做错什么,倒是你,与我走罢。”

  “逍逍,你猜我会在他身上捅几个窟窿?”

  曲凌逍回神,冷冷地道,“不用几个,一刀捅死就行。”

  “凌逍——”

  “逍逍!”

  长鞭一甩,几枚销魂钉又直直射过去。

  “走。”端木琅看一眼曲凌逍,眼神晦涩难明。黑影迅速消失,一贯丛生的杂草乱糟糟一团,石桌上棋子零落散乱,而曲凌逍抚着楸树,指尖不住颤抖。

  “逍逍,你受伤了。”顾长铭轻轻唤着,生怕打搅了这血性女子。

  “无妨。”话语刚出,而泪已落,“你说,挽绘一定很痛吧。她那么骄傲,不仅身上痛,心上更痛得鲜血淋漓。”

  “即是这样,逍逍不更该为她报仇吗?”顾长铭敛了神色,星眉朗目,落了一层风霜。

  “军机图是端木琅盗走的,但他勾结副将将一盆脏水倒在了挽绘身上。可她认了,因为她喜欢端木琅。平生骄傲,都变得狼狈。”

  “直到喝了上战场的酒,挽绘说给我听。她说,她是苍国人,可她想让云城百姓美满,想让我平安,她把所有都留给了养她的土地。”

  “但没有粮草,百姓的斥骂,心上人的背叛。害死她岂止是端木琅。”

  “这么多年,我早已明白。保家卫国,保的是谁的家,卫的是谁的国?百姓只要一个美满的家即好,至于属于大楚又或苍国又有什么干系?出生入死,不过白白为一个王朝的存活丢下性命。”

  曲凌逍负手而立,远望天空,似乎想起了那些遥远的岁月。

  阿淳将医药拿了近前,顾长铭扬声,“该包扎了,逍逍。站了许久,体力应不支了。”说罢,也便默默地走到石桌前收拾起棋子。

  曲凌逍看一眼顾长铭,露出手臂便包扎起来,毫不避讳。“姑娘——”,阿淳轻叹。

  “我不介意别人的眼光和看法,从前是,现在亦是。”她迅速包扎好,便走向了自己的屋子。

  屏退了阿淳,顾长铭手持黑子,玩味,棋局很僵呢。落子,大杀四方。

  已经入夜,他在曲凌逍门前点一小炉,撒了一把安神香。

第四章

  日子便过去着,不知何时起顾长铭和曲凌逍关系已近了许多。

  曲凌逍并未觉得,自己的生活变了轨道。只是隐约觉得这个人很好,谁都替代不了。

  阿淳想起昨日公子在书桌前对着地图笑得一脸缱倦,便觉得有些悚然。抱着棋盘上前,阿淳轻轻放下,准备退下。

  “阿淳,你家公子在不?”

  传来清冷的女声,带着几分上扬的情愫。阿淳觉着,曲姑娘倒和自家不着调的公子很般配,但云城的副将军应该有些着急了。

  “我觉得这围困之势还应从天元来解。你觉得呢?”曲凌逍推门而入。

  “嗯,逍逍很聪明嘛。”

  “你他妈——” 曲凌逍一拍桌子,“哄小孩儿呢。”

  “最近城东的一家酒肆开张,里面的梨花酿倒是不错。”

  一句话戳中了曲凌逍的死穴。

  顾长铭发现曲凌逍嗜酒,几乎是无酒不欢,一个女孩子家家也不知怎地养成了这样的爱好。

  “那你带我去呗。”女子精巧五官,一双明眸摄人心魄。

  “好。”他朗声道。

  城东的市上多是叫卖声,但在各个小摊上停留的却是顾长铭,曲凌逍一边拿着东西一边揪着顾长铭,可却被拉得走走停停。

  “顾长铭,你能不能别像个活了二十年还没见过世面的二傻子一样啥都稀罕啥都买?” 一脸嫌弃的曲凌逍很不耐烦。

  “我觉得逍逍院子里太空落,而逍逍值得世上所有好的东西。”

  “少扯,你买这锅干嘛?”

  “自然是让你尝尝我厨艺。”

  曲凌逍翻了个白眼,提气将他扯离摊子,“酒坊在哪儿?不去我回了。”

  “别,就去就去。”顾长铭作个揖,“请。”

  入目的却是一家青楼,曲凌逍恨恨地磨牙,眯着眼靠近顾长铭,“好嘛,顾大人,这是昏了头找妓子笙歌,误以为进了酒坊啊。”

  “一万两,你的起居费用我觉得这个数很值,今天搬进城西钱庄,否则你就可以滚了。” 曲凌逍愤愤道,却不知在别人眼里能看出她对顾长铭的在乎。

  顾长铭忽地上前,二人之间距离暧昧,曲凌逍的耳朵红了。瞥见那红,顾长铭眯眯笑道,“这可是肖帮的据点,里面不光是青楼,赌场,还有酒肆,挣钱的很。逍逍不准备去看看?”

  “既然赚钱,那我当然要瞧瞧里面究竟怎么摆设的。走!”曲凌逍拉开一步,一挥袖子,豪情万丈地走了进去。

  看着两人的距离,心中有些空落落,不过那姑娘走得飞快近似逃跑,顾长铭又轻笑出声,“傻丫头。”

  第一层居然是赌场,不过想想男人总是先提起兴致后做事,这样盈利也高。

  曲凌逍倒也自如,拿起赌码就往上放,“你身上还有银子没?借借。”

  “不怕输?”

  “有我在呢,怎么会输?”曲凌逍一挑眉。

  “输了也没关系,你尽兴就好。”顾长铭解下腰间香囊,递了过去。

  那做庄的人手翻得飞快,但却次次被曲凌逍猜中大小。

  “好没意思,但不输点,估计咱俩走不了。” 摸着下巴颏的曲凌逍一脸高深。

  “没事,有我在呢。那庄家打不过咱俩。”顾长铭挑破了曲凌逍话中的意思。

  “呦,倒是个道上混的,但得饶人处且饶人,人家也不容易,稍微让让,你一个云城城主不缺这点银子吧。”说起“云城城主”四个字压低了声音。

  知晓曲凌逍想替自己隐藏身份的意思,顾长铭笑笑,这个口直心软的姑娘。
   两人低声耳语,殊不知一旁的一个下人匆匆上了楼。

  虽说又稍稍输了些银子,但总体上曲凌逍也赢了许多,庄家倒没怎在意,曲、顾二人轻易就上了二楼。
  二楼便有曲凌逍心心念念的酒了,叫上一桌饭菜,配上酒,曲凌逍兴致颇高。
  “逍逍,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逢吗?”
  “少套近乎,粮不借,快吃饭。”
  “我们第一次相遇可是在赌坊呢。”
   赌坊里人来人往,一个小小瘦削身影数着赌赢的钱笑的肆意,她咧开了嘴,像是得到什么了不得的宝贝。
  “嗯?”
  “我记得,当时你很开心地帮我掏银子。”

  你目的那么纯粹,一点一点让我下赌,输给你。可就是舍不得你的笑,还是一点一点让给你。
  “啥?你就是那个冤大头少爷啊,咋,想讨银子。”曲凌逍迅速捂住自己的钱袋。
  “哈哈,”看着曲凌逍亮晶晶的眸子,顾长铭豪爽地笑出声。
  “输给你银子,我很乐意。”
   后来一次又去,我说,母亲走了。

   你把赢的钱都推给了我。

  母亲走的那个夜里,只有你陪着我,对我说,“活的快活点,你还会遇到值得珍惜,爱你的人。”
  曲凌逍一放酒坛,“冤大头。”

  “你肆意张扬又内心善良,我从未见过像你这样纯粹的人,所以你不用在意别人的眼光,从前是,现在亦是。你自是一方风景。”
    她看过太多人,要荣华,要富贵,不择手段,步步为营。

  似乎只有顾长铭对她说这么一番话,那些世俗,不必在意。

  一旁喝了几坛酒的曲凌逍趴在酒坛子上,眯着眼笑出声,“我是庶女。母亲又早去,要不是我能干,我爹早把我给卖了。母亲说活一辈子不容易,努力活下去就够了,何必活成别人的样子。”

  “所以我后来混进了军队,被发现后承蒙令将军的收留,和他的养女一同长大。你呢?怎么也从军了?”

  “我啊,大概是顺其自然吧,大哥承了家我便受荐来军队了。”

  那世家里一个个张牙舞爪,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又岂有半分温情。
  “那你被坑挺惨的,不过没事,以后我便罩着你。”曲凌逍一挥手臂。
  不惨,遇见你即是上天给的运气。
  曲凌逍看着眼前好似一晃一晃的顾长铭,“哎呀,这梨花醉还真醉人的。”
  说罢晕了过去。顾长铭也软软倒了下去。
  “帮主,这应该是申帮的帮主曲凌逍。”一个扭着腰肢的老女人向一个三十多岁的精壮男子禀告。
  “呵,这死娘儿们还敢和我抢生意,”那男子瞥了曲凌逍一眼,又瞅瞅顾长铭,“不过这男的倒挺俊,把他送到我房里,那女的扔窑子里陪客。”

  “你敢!”一旁顾长铭忽地睁眼抽出长剑,“放开她,敢动她一下试试。”长剑指向男子。

  “哟,你试试,外面可都是我的人,不过——”男子轻笑几声,“小美人愿陪我一夜春宵,我便放了她。”
  顾长铭看看四周,似乎有几道黑影,垂眸感受下身体里的翻涌感,“可以。”

  那男子着令拖着曲凌逍扔出楼外,径直开始解扣子。

  “老狗。”一枚飞镖打向男子,区区几坛酒对曲凌逍来说算什么,发现醉时她已经知道中招了,便服了解毒丸,但倒底药不对症,故醒得迟了些。

  她迅速抽出匕首,“肖帮主,后会有期。”说罢,扯了顾长铭破窗而出,而那匕首深深地扎进了男子的桌中。

  待走远了些,顾长铭便瘫在了曲凌逍身上,“逍逍,我中了五石散。”说罢以示虚弱地眨眨眼,那睫毛长长,一下一下刷在曲凌逍心上。

  望着他安静的侧颜,曲凌逍竟觉得顾长铭很好看,大抵是她这辈子见过最好看的男人。

  “那你还答应他,你不怕被那有龙阳之癖的老东西——”她把顾长铭背了起来。

  “不怕,逍逍——”

  “嗯?”

  “我亦愿你安乐,但更想和你长长久久。”说罢合上眼假寐。

  而曲凌逍却有些慌乱,走的飞快,“那个,给你解毒丸,回去睡一觉。”

第五章

  弹指一挥间,三个月的时间便在眼前了。

  明日顾长铭便要离去,曲凌逍心里空空荡荡,一面安慰自己这样也好,不会产生些别的想法。

  那口锅终究还是被买了下来,顾长铭一直嘟囔着要给她下厨,曲凌逍想,便随他去吧,也算相识一场。

  傍晚楸树被斜阳拖出长长的影子,绿色在跳跃, 竟也流光溢彩。

  石桌上摆满了菜肴,叫人食指大动,“不过,顾长铭,你一个世家公子怎么学会下厨呀?”曲凌逍摆好酒,准备大快朵颐,“小酌宜情,只能喝一坛哦。明日你的公务可不少呢。”
  “我觉着下厨也是件有意思的事,母亲想吃我便去学着做了。不过经常被阿淳他们笑话没出息。”顾长铭洗了手,坐下。
  曲凌逍瞪一眼阿淳,“阿淳,你这可不对哦,幸亏顾长铭没放弃,不然我就吃不上这一桌子饭菜了。”说罢,还装模作样叹了口气。

  “这——”阿淳不好意思地笑笑。
  “来吧,一起干,这桌饭菜都要吃完哦。不准剩,别辜负了顾少爷的好意。”曲凌逍一勾手指。

  三人笑着吃完了饭,曲凌逍往后一靠,撑着鼓鼓的肚子,便笑着说:“顾长铭,粮草我拨了,你请我盛宴,我总不好让你们打仗还空着肚子。”
  “那你就不打算回云城么?”阿淳心急地脱口而出,说罢捂了嘴。

  “不了,谢谢好意,但我所认定的并没有变。”曲凌逍站起身来,收拾起残局,“你们早些睡吧,明日赶路会很累的。”

  顾长铭也站起来,“我和你一起收拾。”
  “阿淳,退下吧。”

  阿淳领命后便融入了夜。

  “你说保家卫国是为了皇族,可我不尽然。若是为了赫赫战功,令家也不会世世代代留在云城。非我族类必诛之,他们是知道,一旦苍国入了云城,动乱便起,百姓便流离。来这里他们是守一方太平。”
  “逍逍,在这一方守残年,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怎么会呢,若不是因为在这里可以零落听到云城的消息,她怎么愿守在这小小铁匠铺中困于一方。

  曲凌逍几乎要动摇了,消理完残局,顾长铭上前,“逍逍,晚安。”他挽起曲凌逍的一缕乱发,又走到石桌前摆开一局棋。
  曲凌逍亦步亦趋,打开房门,又终于回头,“长铭,早些睡。”

  歇下后,曲凌逍久久不能入眠,直到隐约看到一身影挺立,撒下什么。她闻闻,似乎是安神香的味道。

  她忽然想到,噩梦,她已许久不做。一滴泪划过,她想,该有一个新的开始了。

  第二日,顾长铭看着拂晓的院落,楸树影影绰绰,曲凌逍大概还未起身,他勾笑对阿淳说,“别打搅她了,我们先走吧。”

  “公子不——”

  “不了,她已经是放在我心尖尖上的姑娘,她乐意的事我都支持。”说着打开院门,又小心翼翼地阖上门。

  “情话说的挺好”,吹个长哨,一旁半倚着墙的姑娘着红衣劲装,神采飞扬,“这辈子都说给我听吧。”

  说罢翻身上马,背把大刀,倒威风凛凛。

  顾长铭朗声,“我们走。”也并马齐驱。

  三人以最快的速度赶路,几乎脚不沾地,但该来的却已经来了。

  黑云压城,大军开拨,烟瘴起,千里沙场作帷幕,领头之人雄姿英发,原来是苍国端木琅。

  听那人声鼎沸,曲凌逍便轻点脚尖驾轻功上城池,顾长铭也动作很快,“备军”。

  曲凌逍登上城池,便布了三排弓箭手,参军识得曲凌逍,于士兵们莫敢不从。

  许是瞥见了城楼上的红衣姑娘,端木琅持剑指向城门,“云城城主缺守,今日我军必踏碎云城。”
  曲凌逍便下令放箭,运起内力,一字一顿,吐字清晰,“端木琅,你放屁。”

  说罢,城门豁然打开,将军银袍耀眼,队伍一字摆开,顾长铭配合得天衣无缝。
  见此气势,敌军的气焰便消了几分,但却也认真了起来。
  两军对峙,注定是一场劲战。
  箭雨纷纷,随着顾长铭率先上前与端木琅缠斗,两军交织,气势更加磅礴。弓箭手停了下来,怕误伤了自己的兄弟。

  曲凌逍奔下城池驾了一快马,参军急追上去,“将军——”

  “我去调粮!你回去备帐。”

  跑到城西自己的钱庄,她喊来掌柜,“粮草都运过来了吗?兵器呢?”
  “都在庄里了。”

  “现在运到城门口,就说朝廷运来的。”曲凌逍疾步跑进庄内,“肖帮那个老狗呢?”
  “也在这儿,不知——”
  “庵了,放肖帮消息,我要吞了肖帮,识相送兵器过来。”女子开始过目查粮,大致妥当后又换匹马往回赶。
  到城门时,阿淳远远地迎了上前,“曲姑娘。”
  瞥见阿淳身上的伤,曲凌逍担心道:“不必在此了,你先疗伤退下吧。”
  阿淳倒不在意地摇摇头,“我就是轻伤,将军令我把城主令送来好方便你调派。”
  “城内也没什么好调派的,他真是,我上城看看情况。”曲凌逍用袖子一抹脸上薄汗,拿过城主令,又登上城。
  大军之中那个银色的身影时而吞没,时而跃起,曲凌逍看着那个身影,渐渐地竟安心了下来。

  对于顾长铭来说,这仗并不是他最难的一场,但敌将却是端木琅,诡计皇子。在敌军撤退时,顾长铭止了前进的军队,撤回。
  回到云城,远远地那营帐前的女子便小跑了过来。

  女子终于停下站到面前,剑眉蹙起,小心问:“你有伤哪儿吗?我看看。”

  “没有,没有,”顾长铭将她揽入怀中,低吻下额头。曲凌逍抬头,鼓起勇气吻了上去。
  许久二人放开,曲凌逍很自然牵过顾长铭的手,“战事匆忙,打了胜仗不容易,我温了酒,暖暖胃。”
  “好。 ”

  姑娘也曾一身峥嵘,却亦愿为他绕指柔肠。

第六章

  一场大战已经开始酝酿。
  顾、曲二人排兵布阵以待,而端木琅已经进攻了。
  端木琅用一批巧匠制了连弩,夜袭。城楼上的弓箭手损伤惨重,步兵也不能幸免。但顾长铭指挥排了六宇连方阵等,倒是扳回一筹。
  守城 的参军死了,死在她面前。她想起令挽绘死的那天,她也是这么无力,无力去救那一条鲜活生命。

  一批批伤员从战场上下来,曲凌逍的战铠上浴满了血,顾长铭坚持让守了三天三夜的她下了战场。

  曲凌逍脑海中是一幕幕杀戮,她坐在桌前,看着铜镜中的女子,想起一同成长的令挽绘,想起曾为她挽过发的令老将军,想起取乐喝酒的昔日战友,最后定格在了顾长铭的侧颜。

  如果用一个女子换来太平,我曲凌逍觉得值了!
  她褪了战甲,挽了少女发髻,着了少女妆容,策马在黄昏时顺小道出了城。

  端木琅自诩不凡,营帐玄色勾金羽,曲凌逍找准目标闯了进去。

  端木琅描着一幅画,画上美人摇曳红衣与眼前的曲凌逍重叠了起来。

  “你来了,凌逍。顾长铭竟舍得?” 端木琅低笑着,有着猎到猎物的得意。
  “我从未对你有别的心思,我把你当朋友,当挽绘的心上人,我以为,你亦如此。你不也舍得吗?舍得这如花美眷做了江山的陪葬。” 冷冷清清的声调,调出了一种要凋谢的决绝。

  “不不不,凌逍,江山美人我都配的上,是顾长铭配不上你。”

  “你忘了你曾是令挽绘的未婚夫了吗?她走了,留下云城,为我留个念想,好吗?”曲凌逍冷清的语调中含了几分柔情。

  “凌逍,”那人上前牵起了她的手。

  一把匕首从袖中流转出,抬腕刺向端木琅的心窝,“端木琅,你可见我退过一步?”

  
  可端木琅却反手握住,欺身而上。

  “我来晚了。”飞刀破风而来。

  “顾长铭!云城不能没有主将,你疯了吗?”曲凌逍射出袖箭。

  “我来,你回去。你的周全,我护。”顾长铭缠斗上去。帐外有了些许动静,“等我。”曲凌逍含泪杀出营帐。

  大概是穷尽一生所学,曲凌逍摆出的兵阵终于困住敌军,她提着豁了口的大刀,浴血上前,仿若战神。

  她杀红了眼,直奔端木琅的军帐,可二人不知所踪。

  “找!掘地三尺,一丈丈地搜寻。”

第七章

  云城附近的山崖下找到了两具尸体。
  看见一具尸体腰间别一把匕首,那匕首曾深深扎进青楼的桌中,少女瞬间红了眼眶。
  你怎么那么为我着想,为什么总替我出手呢,你不知道我要你等我吗?
  她背起他,像最初一样。

  “端木琅,日曝三日,挫骨扬灰。”

  云城百姓都说他们的女战神,无情无欲,顾城主下葬那日不曾流一滴泪。

  那女子哭得声嘶力竭的狼狈,只有阿淳知道。

  嘉历十年,曲凌逍夺回十城,当世武将世家有人赞她,进退有度,运筹帷幄,有大帅之风。

  那年中秋,她祭了酒,与阿淳对饮,苍凉眼眸冷清,“你说,我守这边关一生,长铭会等我的吧。”等我去那黄泉碧落,一起过那奈何桥。

喜欢的话点亮小心心好嘛→我是个无节操的女人,莫名得期待小心心